《嘿嘿嘿大哥》4

#自从我和油蛋老师成为狐朋狗友之后,我更新也断了,点梗也断了,连日常也——总之嘛都断了(ー_ー)!!
#逻辑全死,还了@imst杉 (是这么拼的吗?)点的小楼总AV(咳)大阿诚哥





方孟敖把茶杯珰的一声搁在茶几上,跟着坐下来。明诚垂着眼端起来,抿了一口,喂给明楼喝。

方孟敖的神色很复杂,抱着手臂,咳嗽了一声,问:“明楼的?”

“还能是谁的呢?”明诚淡淡地说,把明楼放到地上,往方孟敖面前轻轻一推,“去,叫舅舅。”

要说明楼最不待见的人里,王天风排第二的话,也就只有方孟敖能排第一了。

王天风好歹能骂能吓,到方孟敖这儿,他就只能憋着生闷气了,还得小心不让明诚知道,免得他难做,又惹笑话。

明楼被推出去一转,自己又回来一转,紧紧抱住明诚的腰,说什么也不肯亲近方孟敖,更不要说张嘴叫人。

方孟熬哼了一声,本没有多少预期的意思,只说:“跟他爹一个样。”

明诚没有反驳,垂着眼摸明楼的脑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孟韦呢?”

“跟着爹们去逛庙会了,快回来了吧。”

明诚点点头:“挺好。”

吱嘎一声院门被推开了,小女孩儿活泼的声音由远及近,间或男女的谈话。

方孟敖一愣,站起来。明诚伸手把明楼抱在腿上,没讲话。方孟敖看在眼里,在他单薄的肩上按了按,去开门了。

两个小孩先蹦了进来,方孟韦的眼神直直穿过长兄,脸上很快有了惊喜,向前一扑,抱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明诚的腿,叫:“二哥!”木兰不认生,有样学样,也抱一只腿,伶俐地喊:“二哥!”

明诚吃力的单手托着明楼,空一只手来一人摸一下脑袋,其乐融融。

方步亭被程晓云搀着,木在门口。明诚紧抓住明楼,抬头,微微一笑

“爹。”






方家要吃饭有规矩。老的做饭,大的摆盘,小的分筷子。

木兰没思量今天家里添了人,少拿了一双。

座次是按长幼分好的。方步亭一家之主,面门为东。左手是女眷幼童,右手空一位留给妹夫,挨着就是已成年的两个儿子。方孟韦布筷从父亲开始,往右依次发到家人手里,程晓云就没有了。

本该是够的,平时也是这么来的,都是刚好的,多了一个人罢了。

程晓云没说话——这家里是从来轮不到她讲话的,站起身要去厨房拿。方孟敖抢先站起来,把自己的给她递过去,说:“吃饺子怎么能没有蘸碟,我去调个来。”他一边进了厨房,一边问:“姑父怎么还不回来?”

方步亭平视着大门的方向,手抓着膝盖上的布料,还是程晓云悄悄轻踢了他一下,他才说:“姑父办事晚一些,说不回来吃了。”

不多时,方孟敖已经又坐回了饭桌。他把蘸碟轻轻搁在明诚面前,又给了坐在他腿上的明楼一把短柄勺子。

明楼迟疑一下——他觉得自己是能使筷子的,还是接过了。他用一种笨拙而直接的方式,把勺子抓在手里,然后等待其他人的动作。

“都愣着干什么?吃啊,不饿啦?”方孟敖说,第一个拿起了筷子。程晓云也拿起来筷子,说:“饺子凉了要粘。孟韦,木兰,快吃。”

孟韦和木兰,两双大眼睛一样的圆,捧着脸大的碗,眼巴巴地盯着碗底一只胖饺子,不敢动手。

“都吃吧。”方步亭站起来,“我去打个电话,不要等我。”他慢慢上了楼。

明诚神态自若,低头把温热的玉米浓汤一勺一勺地喂给小孩子。

“大哥——”木兰喊了一声。

方孟敖叹了一口气,说:“吃吧。”

“房间都收拾好了,缺什么就跟我说。”

程晓云抹平床单的最后一寸褶皱,站起身来。

“早点休息。”

明诚温语道:“谢谢程姨。”

“别说那么些客气的,”程晓云已经走到了门槛,还是停了一停,微微侧头,“是你父亲叫我来的。”

明诚从沉默里回过神来时,高跟鞋声已经消失得很远了。他把明楼搁在床上,然后打开行李。

“阿诚——”明楼喊了一声。他的调子有着幼儿特有的那种平舌音,听着,像打了一个小小喷嚏。

“干什么呀?”明诚忙于整理,没有抬头。不知从何时起,他们交谈的方式多了这些以前想来都古怪的语气词,但那不重要。

生活才是重要的。

明楼张开腿坐在床上,扯掉自己的袜子,然后丢下床去。明诚走过来,弯腰捡起袜子搁在矮凳上。明楼突然伸出一只小手摸他的头发,说:“阿诚——不开心啊?”

委屈在这一刹那喷薄而出。人都是这样的,逢敌则强,遇亲则恙。但凡不曾死过心的人,都是这样的。

“我一点都不想回来。”明诚把脸埋进明楼柔软的小肚子,搂着他滚了一圈,不动了,低哑的声音攀着柔软的织物震动,“大哥,我不想看见他……那个人,我怕他。”

明楼低下脑袋,长得过分的睫毛也垂盖下来。他用圆短的手臂搂住明诚的脑袋,扒拉乱了他的头发。

“摸摸毛——”










TBC

下一章大概讲发情期了吧……

评论(34)
热度(101)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