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周年&成年小记

吊儿郎当竟也码了这么多字,尝试了很多不一样的表达形式,结识了很多“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没有什么帮上忙的地方,倒是常冲冠一怒犯错。有人来,有人走,我习惯了分离,仍然会心痛。
回馈总是很多的,康慨的喜爱赞誉,中肯的建议批评。诋毁与恶意不是没有的,但没必要让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跟着为此坏了心情。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没有理由再向任何人寻求庇护。我能够处理好有关我的一切,并竭尽所能去保护我结识的每一个人。我是性子淡,不是性格好。
我的鸡零狗碎有这么多:短篇集《谷堆旁》有近五十个小故事,《男妓与傻子》Ⅰ出道一时爽,二部《男妓与傻子》Ⅱ火葬场,还有crossover了北平但是依旧不负众望中道崩徂的《风眼》,伪Lolita的《阿诚》,和耍贫嘴的姊妹篇《嘿我的先生》,肖想很久的哨兵向导《白昼如焚》,强行X-MEN的《辛巳年轶事》,性转的《一步之遥》,独苗BG《苇草记》
讲了很多深情,自己却实在不是一个深情的人。有一位朋友看过《阿诚》,说:“你一定是个温柔的人。”我说:你可拉倒吧,这是给我老婆写的不软乎点我想跪搓衣板吗?那人说:“对爱人温柔,也是温柔。”那就是吧,我可以用这张嘴怼翻整个世界,但现在只想和一个人打啵。
总而言之,作为一个过气网骗段子手,很骄傲。
写的不好,也很骄傲。
在已逝去两个星期的未成年的时光里,干了这么多传 销 色 情 暴 力 的事儿,很骄傲。
于是叉腰。

评论(8)
热度(23)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