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大哥》5

#逻辑全死,有回忆杀#

明诚的发情期如期而至这件事,是除他之外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积郁,旧疾,颠簸,流离在潮汐般滚滚而来的生理作用下爆发,一波滚一波的低烧消熔了他的精神,一颗滚一颗的冷汗浸化了他的冷硬。

不能啊。

明诚眉头紧皱,咬牙揪紧了床单,一声不吭。能撑多久是多久,他本没一个计划,都是临时起意。医院行凶是刚好小公馆里有可使用的毒针,欺骗明镜是随口乱扯的幌子,坐火车是因发现身边仍有耳目,改道无锡是预感情热将至,恐无力保护明楼。

此时此地,他是不该倒下的。这里是别人的房子,是别人的家。这里的人他一个也不能信,一个也不能求。不是他绝情多疑,是实在输不起了。

早晨程晓云照例起床做早饭。丈夫妹夫公务繁忙能分担便是帮忙,儿子从军在外心疼奔波劳累,小孩子要变着花样哄着吃下去跟上营养,现在家里人又添一个半,忌讳喜好许多不知,还要摸清周全。为一家老小洗手做羹汤,不是为责任,不是为讨好,是心意,是情谊,是付出和包容。一家主母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哪怕不是所有人都承认她。

她听见明诚房里有响动,猜想是快起了。便去敲了门问他想吃什么,孩子又要什么。但敲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开门,响动仍在,心里有点敲鼓了。

明楼扭开了门。拧门锁费了些劲,好在身高是足够了,踩着地板还有力可使。他这副身体虽只有快两岁娃娃的光景,但好歹是他自己的底子,总归比一般孩子长得好。

程晓云推门见是他光着脚站着,没有多想,一把把他抱起来。她是出身下九流的,戏子命轻难养,好容易怀过两个,都打掉了。她欢喜小孩子,但小孩子总不欢喜她。

明楼被搂着手上,向着床铺奋力抻着身子,叫了一声:“爸爸。”程晓云顺着他手指看过去,才发觉了不对。

她和明诚同为Omega,本一眼就能瞧出是什么状况。奈何明诚的信息素清淡得古怪,样子又实在隐忍,所以一时没有清楚,只当是发了烧。

“大哥,”明诚紧闭着眼,烧红的眼尾犁着一道泪痕,嘴里反反复复含着两个字,“大哥……”

程晓云听见他喊哥哥,以为是叫方孟敖,于是又去叫了方孟敖。明楼被留在床尾,左右没有人,便手脚并用爬到明诚身边去。

方孟敖不多时来了,半只脚刚迈进来,立刻弹了出去。
“孟敖?”程晓云问了一声,

“程姨,”方孟敖铁铸一般立在原地,揉了揉鼻子,“您还是出来说话吧。”



明楼坐在明诚身边,听见他喉咙里呼噜着哭腔,唇齿间呢喃着哥哥,看见额上的汗水比眼泪更烫。心如刀绞。

他靠着明诚蜷下来,像一只快丧母的幼犬,守候着病重的亲眷,无能为力,又不能放弃。

这可算真是相濡以沫了。

但明楼其实一点不喜欢这个词。最美满的当然是白头偕老,稍次些起码也是共挽鹿车,哪怕干柴烈火也比这个强百倍。

相濡以沫?谁要爱的这么牵强悲惨?

走廊里,程晓云绞着双手,有点局促。

“我听见他叫大哥,我以为——”

“叫我?”方孟敖摇摇头,“程姨,他叫的不是我。”说完,他宽慰地揽了揽程晓云的肩膀,把往楼底地方向带了带,说:“您去打电话请相熟的医生过来,我进去看看。”

程晓云快步往楼下去,刚抬脚又突然想起来,回头叫道:“孟敖!那你——”

方孟敖是个Alpha。程晓云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方孟敖的语气沉稳又笃定。

“程姨,”他对程晓云点点头,“那是我亲弟弟。”

屋里,明诚昏睡着,信息素被高烧一点一点蒸出来。他的样子看着安然,其实情热一刻未停,只是病痛让他无力表现。他陷在被子里,被角被紧紧捻在尖下巴下面。他的嘴唇很苍白,像结了一层霜,眉头耸着蹙在一起,显出一点痛苦的神色。

明楼坐在一边,紧盯着方孟敖伸下来的手。他先用手掌试探了一下明诚脑门的温度,然后用拇指揩干明诚眼底的泪痕,随后,他又摸了摸明诚红热的脸颊。

顽强的人生病时,总是格外容易委屈。方孟敖算是明诚血缘上最亲近的人了,连气息也格外相似。Omega情热时,Alpha的保护是最好的慰籍,哪怕不是自己的Alpha,亲近的兄长姐妹也能给予安抚。

方孟敖的手贴在明诚脸上,觉得孟韦长大了,一定也是这个样子。又想着自己没有见过明诚小时候,想来跟孟韦差不多。他这么想着,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找点找到他,白错过了那么多好时光,白便宜那姓明的。

明诚被方家寻到时,已经被明楼养了好几年了。那时候方太太刚去世不久,方孟敖也从了军。他飞机开的好,却不是十分会绕弯弯的人。但他并不笨,他避开明楼找到明诚,别的不概不提,只叫他起码回去给母亲上一炷香。

“你是谁?”彼时刚长成少年的明诚已经从明楼荼毒的嘴皮子很利索了。

“我是你大哥。”他说。

“大哥?”小少年压着一边浓眉,目光刀子一样甄别着他们相似的面孔,忽然扬眉一笑,目光直直越过他,雀跃地喊了一声:“大哥!”

他看着刚刚失而复得的弟弟哒哒哒跑到那个高大的青年面前。

“大哥,那儿有个好怪的人。”他听见明诚跟那个青年亲昵地咬着耳朵。

“是吗?”明楼认真地听完了,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轻又冷的一眼,又转回去,换成了温软疼爱的眼神,“不用理他,我们回家吧。”

明诚被明楼搂在肩头,只露出一双鹿一样的眼睛。他好奇地看着方孟敖木在原地,一会儿也失去了兴趣,侧过脸枕在兄长的肩头,看别的去了。





TBC

#心疼方毛一秒钟#

评论(15)
热度(114)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