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用现实养活梦想且不丧穿地心

我不是来说教的。

写稿是收费的,说教当然也是收费的,所以接下来的话,那就是:咋一看在瞎几把胡说,再一看还在瞎几把胡说,仔细一看,真就在瞎几把胡说。

举个话剧与影视剧收入悬殊的例子。原因不难想象。首先,小城市没有建话剧院的条件,大城市没有进话剧院的时间。其次,很多人的喜好和取向呈碾压式的优势,大数据已经不可避免显示出影视剧的“低进高出”。最后,很多人不爱听“说教”。

可能有人要讲,你说的什么几把玩意儿,同人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半原创也敢跟话剧艺术相提并论?对不起,境界没有高低,只有大小,蜉蝣中尚可见天地,我一合法公民大活人,凭什么不能说?

上次讲过一回,之后就被封号了。没办法,现如今权益最难被保障的,最容易被误伤的,可不就是产出?

习惯了。妥协了。

个人是很不喜欢用“白嫖”这个词儿,不雅观。听着像谁出来卖似的,可也没人收着钱不是?“白吃白喝”这个词儿好点,听着像搞慈善的,显得大方。有人要不高兴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给你脸了是吧?”怎么?吃我的喝我的,我还说不得一句了?除了瞎扯我也没别的办法不是?再憋出了抑郁找谁去,是不是?

个人也很厌恶“无授权转载”这个事儿,甚至一度采取极端手段,并且放过“打不死你我是狗”这种厥词。网络阅读,说白了就是一种消费,只不过通用货币不是广义上的那种价值符号。这就好比开糖食铺子,一个闷屁不放,把一整罐糖豆抱了就走,老板能乐意吗?不是不让您吃,客官,说一声,那边有试吃的,又干净又方便,吃相也好看(当然有的铺子不提供此类服务,那是人家的自由,315也管不着)是不是?

不过我今儿想说的都不是这个。(第一条对我不成立,第二条我已经不在意。)

想讲一讲,什么叫“用现实养活梦想。”

be一时爽,评论火葬场。并非说热度有多么不可或缺,但读者的回馈会影响作者的心情一事,在多数情况下是没大毛病的。好比我不喜欢跟风随大流去讨巧,但有时也不得不靠玩弄技巧来博得关注,以支撑我将更专注的精力投入个人爱好的建设。

说好听点,叫取之有道,用之有道。说难听点,这叫向受众献媚。

这也许不好听。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写手朋友都提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用心之作无人问津,可废弃段子却得到莫名其妙的喜欢”,这其中的困惑和想不通的难过,我相信,是很多人经历过的。

我亦没有答案。

更多人并非专业写手,讲故事无非一个爱好,靠爱发电的事,哪里能要回报?

可耗尽那点可怜的心力笔力磨出来的东西,就换一句“原来是be啊?”“最近过得不好吗?”,难过吗?

难过,而且烦。




能用现实养活梦想吗?能。

能不丧穿地心吗?不能。

评论(21)
热度(19)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