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般恶俗》

Summary:狼人王天风和吸血鬼明楼在森林里抢人类小娃娃阿诚结果被黎明女神明则天怼跑的故事








“是我们先找到的。”

王天风说完,抬头望向头顶一轮满月——事实上还差一点才是圆满,于是他向对手丢去最后通牒。

“滚出森林。”

明楼没有言语,苍白手指抬起,解下披风掷在身后。
这意味着宣战。

王天风冷笑一声,抖擞肌肉,身形缩小变回人形。

狼人被血族攻击留下的伤口几乎无法痊愈。王天风曾挨过明楼一爪,在下颌处。为此他不得不留出胡须以掩盖伤痕。

狼族都是天生的战士,它们以战斗留下的伤疤为傲——这昭示着勇气和资历。但王天风向来是另类,他极度厌恶有人谈论多年前的那场战斗——尽管他才是胜利的那一方,但赢得一点不干净利落。

这因自负得来的伤疤,是他的耻辱,这伤疤来自他的死敌——明楼。尽管已经过去四百年之久,但血迹仍没有一点要干涸的迹象,而最令他恼怒的,是那些讨厌的蝙蝠能通过血腥味,轻易地找到他。

“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缓步而来的男子莹白好似一道月光,眸中像却藏了两把火。

王天风仰起脸,幽绿的眼瞳里闪过精光后猛缩,没躲开,被一只冰冷的手擒住下颌,逮了个正着。

明楼注视着那道由自己创造的伤疤,尖利的指尖寻到破损之处,往里送了送。王天风被自戳了要害,暴怒中脸部显出狼形的幻影,反嘴一咬。

袍角一扬,身影闪到树梢,将染了狼血的指尖送到嘴角,用猩红的舌尖蘸了蘸,脸上的表情很新奇。

“哦,还没好啊?”

“混账!”

狼人怒吼,而后仰起脖颈对月高啸,身躯膨胀现出狰狞的狼身,身后的树丛中铺天盖地亮起无数对星火般的莹绿,以低呜迎合,聚集而来。

血族微微咧开嘴,亮出森白的獠牙,伸展的手臂之后,乌压压的蝙蝠倾巢而出,盘旋在夜幕,准备遮蔽那一轮圆月。

一颗石子砸中被围在中央的一只,蝙蝠吱了一声坠了下来,落在主人肩头,被揣进了袖子。

众人望过去,是头小狼,抱着王天风的腿,正冲明楼呲牙咧嘴。

“干得好,骑云。”

王天风呼噜了两把侄儿的脑袋,捏起小狼丢给身后的下属,四爪并用,扑向树梢!

“你磨叽得像个女人!”

“闭嘴吧你口红都粘獠牙上啦!”

“这一身骚几百年没洗了?”

“谁跟你似的屁股上都要搽白粉!”

两位大人物掐的不可开交,底下的人也该咬的咬,该挠的挠,不通的语言顶来顶去,不堪入目,不堪入耳。

突然,王天风覆着绒毛的耳尖抖了抖,立了起来。

“都别吵了!”

所有生灵都被这一声断喝静止了动作,王天风细细听着什么,脸色大变,喊了一声“撤”,就携着族人逃了个干净。

明楼一头雾水,但没有时间细想,飞快跳下树来,从被掩着的树洞里刨出了什么东西,细细检查一遍,松了一口气。

阵阵凛风从地平线的另一头吹过来,卷起他的袍角。
明楼转过头,脸色煞黑。

低吟的女声被风簇拥着,钻进明楼的耳朵,引领着天光,带走一夜的阴霾。

糟糕!难怪那疯子要跑!

明楼后知后觉,拣起披风裹住身体,飞快地向山后奔去。

为时已晚。

“上哪儿去?”

一条长鞭越过他的头顶,击碎一颗枯树。

完了。

明楼面色死黑,将怀里的东西放在地上,转过了身。

黎明女神缓缓走近,身后是万丈光明,明楼蜷缩在她的阴影里,不敢抬头。

“姐姐……”

他喊了一声,把脸埋得更低。









评论(3)
热度(29)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