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巳年轶事》楔子

Summary:故事发生在楼诚夫夫因病隐居后一年,一个神秘人找到阿诚护镖,报酬是治疗明楼的奇药。状态越来越糟糕的明楼,神秘的护送之物,被软禁在疗养院的飞行队,失而复得的珍宝……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一个秘密。
AU:X-MEN
Warnings:双重人格,有性爱描写。






日头初跃时,集市口已经是人声鼎沸,货商摊贩,往来营生,好不热闹。

有一老者,挑一副担子,脊梁佝偻,行步斜斜,颊上高飞两团酡红,好像一只醉熟的老虾。他一到市上,积堆的人便自动散开,待他通过,又如磁沙般聚拢,凑到那两只鱼篓边。

有人猴急地挤到前头,眯着眼睛去瞧篓里的新鲜。刚凑近些,鱼篓就一阵急促的摇晃,把那人一惊。老者忙伸手拂开那人,指尖点住篓盖,嘴里嘀咕几声,篓中才安静了。

有人叫起来:

“乖乖!怕是捕来一条龙?”

“大惊小怪!有什么是老陈头捕不得的?”

“讲不得!”老者忙摆手,拇指顶天,“我哪样这样的本事,叫龙王爷听见……”

“怕什么?”有人说,“一并捕来就是了!”

众人哈哈大笑,老者也跟着笑。笑罢,便去取来寄在隔壁街坊的大木盆,揭了篓子,将鱼鲜铺出来。

众人早等不及,一拥而上,一看,瞠目结舌了:痰盂大的太湖蟹,籽满膘肥,举着扳手似的的一对螯,张牙舞爪。手掌长的虾,通体乌青,串扎串的清爽……

各人抢拎起选中的,奉出钱袋时,有人才想起来问:
“陈阿公,又没带秤?”

老者咂着烟锅,摆摆手。

“老规矩,看着给。”

他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拿烟锅敲敲一个留着鼻涕的胖小子的光头,说:“八宝,去把范老板喊来。”

胖小子摸摸脑袋,颠颠地跑去,又颠颠的跑来。身后跟
着一个揣着袖子的年轻人。

老者见他来,便伸手拨开挑货的人,从盆底捞出一条儿臂粗的老鳝,丢给他:“新鲜杀了,给你嫂子。”

“嘿!”年轻人两指一夹,擒住鳝头,老鳝在他手里乱扭,却挣脱不得,年轻人笑笑:“多谢阿公!”

老者摆摆手:“打壶酒来。”

不多时,鱼货已被扫荡一空,人渐渐散去,老者收拾妥贴,起脚回家了。

阿公挑着空篓,走得又快又匀,且一面走,一面在市上寻些中意的时令蔬鲜,想是要带回岛上。

“阿公!阿公!”有人从后面逢迎过来,“留步!留步!”
老者脚跟一磕,转过来。

“做啥?”

入目是一双锃亮的皮鞋,臂弯挂着一把旧的长杆雨伞,声音很高,压得很低。

“家里有人么?这么急——”

“听不清,”老者指着耳朵直摇头,不耐烦道:“听不清!”

“您是怕家里人等不得?不要紧,明天我再来。”那人把手搭在老者耸紧的肩膀上,“明天您也是这个时候么?”

“听不清,晓不得,”老者将篓提了提,“不讲了,走了。”

说罢,踢脚就走,草鞋下像挟着一团风。

那人还不死心,但并不追,站定,微微开着口,阴沉着脸,似笑非笑。

[先生的病,可好些了?]

老者脚下一撇,却走得更快。

[先生的药,有人找到了。]

老者猛一回头,眼底精光狠辣,手下极快一下动作。那人好像很怕,提伞掩面飞快退后几步。

“滚。”

倏地一声破风,再抬眼,人已不见踪影。那人偏头一看——伞布上,插着一只蟹螯。


TBC

评论
热度(23)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