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巳年轶事》1

1.聒噪基督


Warning:伪监禁



明诚从芦苇荡中钻出时,一身行头已全然换了样。他俯下身,指尖触进水面打了几个圈,河水便跟着打了几个旋,翻卷着向远处沉寂了,只留下一漾一漾的涟漪。

直到这时,他才得空回头,望一望东边——那是渡口的方向。

谁也找不到这里来的。

明诚这么想着,但还是不放心,舌尖在唇里一拧,打起一个呼哨。

一只乌头鸟从苇丛中惊起。明诚抬起脸,两只瞳仁深深,对那鸟张张嘴,像无声嘱咐了什么。那鸟的两只黑豆眼灵活两转,一声尖啼,唤出乌压压一群同伴,团在空中,在人头上盘旋两转,就分散到四面八方,向渡口飞去了。

明诚抖抖肩膀,神色恢复如常。他垂着眼,拍净了衣摆和袖口的白绒,才提起鱼篓,消失在直直劈开芦苇荡的小径中。

“不管今天的是谁,最好都别来惹我。”

明诚在心里念叨了好几遍,才掏出钥匙,卸下门上沉重的铁锁。

“大哥?”

几乎是立刻。

“嗯,”明楼的声音很飘忽,分不清是在空气中,还是在脑海里,“到这儿来。”

无神去思虑多的,这房子里充斥着的太过熟悉的气息,一点点填塞软化了明诚的神经。

“我忘记买菜……走到河中央才想起来,那小家伙游得太快了,拽都拽不住,我都要怀疑是您——算了。”

“什么?”

明楼的声音近在咫尺,明诚提起一口气,尽力笑笑,推开门。

“哥……”

见到自家先生的一刹那,明诚的声音断然而止。直到背对着的人又一次地叹息出声。

“唉……”

明楼迎着窗外,不惧天光刺眼。但明诚一眯起眼睛,那一对腕上的勒痕就抵在了眼前——那腕上分明已经红肿破皮,血淤在绳结里,等他解开。

再顾不得其他,他掩了门便快步过去,立在明楼身下,仰头看他。

但明楼拒绝与他交接目光。

“你以为是我么?唉,一条鱼算什么呢?我不是差点摧毁一座城市么……”

“又乱讲,”明诚抬手握住一只伶仃的脚踝,恳切地反驳:“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你。”

“只有在你这里,我勉强算是我自己,”明楼低下头颅,眉目柔软,语调更柔软,“可是我能一辈子被吊在这里吗?看起来是行之有效的,但总归不是长久之计。”

“我知道外面在打仗,每天都在死人……”

明楼闭着嘴,梦魇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向明诚的脑海,向一整片融化的天空坍塌了下来。

润物细无声,这一旦捉摸不到就令人麻痹的威压,可以催眠任何他想要的人——明诚皱皱眉,阖上了眼睛。

明楼眼中冷光一狭,垂在被魇住的人脖颈处的足踝,狠狠一错!

咔——他的脚腕被一对铁钳一般的手掌双双擒住,拿在了手心。

“差一点就着了您的道了,可惜呀。”明诚轻笑一声,从那腿间旋出来后,松了手,话锋一转,“您想吃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可是你每天都要问,”明楼踢踢被捏痛的脚,撇嘴,“那取决于你又抓到什么,而不是我想要什么。”

他小声哼了一声。

“你才不关心我想要什么。”

明诚垂下眼,不打算回应这个逼问,他一边解开明楼脚踝上的绳索,一边说。

“吃鱼吧,您以前很喜欢鱼。”

明楼冷笑一声。

“我以前也很喜欢你。”

明诚一愣神的功夫,明楼已经向后仰去,身体在空中荡起来,讥讽得逞一般,大笑出声,他看着明诚,眼睛弯起来——下一秒,明诚翻手捉住那只直踢他眉心的脚尖。

像对一个孩子的顽劣无可奈何般的,他轻轻捏了捏那只绷着棉袜的脚,再次松开了。

“又调皮。”

明楼压着眼皮瞧他,不悦忽然变成了趣味,他拧起一侧唇角:“你今天是怎么了?有事情。”

他抖抖手腕,绳结松散脱落,落在地面后,语气就全然是笃定了。

“是我来说,”他捏着那一片薄得过分的下颏骨,不自觉也跟着恼怒,“还是你自己说?”

明诚含着眼,目光游移。直到明楼强硬地将他的脸向上一抬,才猛地对上那人藏着火星的眼睛——“啊!”明楼大叫一声,丢开他捂住头。

明诚不接也不扶,竟还看从那狼狈看出了趣味。

“好小子,”明楼晃晃脑袋,站起身:“他教你的?”

“显而易见。”明诚耸耸肩膀,像觉得不够幸灾乐祸似的,补上一句:“我警告过你的。”

“这个叛徒!”明楼低声咒骂,接着又扯开嘴角,“我倒忘了,你们两个本来是一伙儿的。”

明诚瞪他一眼,伸手掐住他的嘴。明楼一甩脑袋,挣脱出来。

“不公平,”他控诉道阻:“我也算是你大哥,为什么对我你就这么粗鲁?”

明诚讲不赢他,白白给自己找闷气受,直接把他压在椅子里,用皮带将他手脚扎紧。做完这一切,他喘了口气,这次换他居高临下了。

“不准说话,”

他恶狠狠地瞪着明楼。

“也不准用那种眼神看我。”

“还有没有人权?有没有人权!”明楼在他的“刑台”上挣扎不停,“我在自己家,还要被绑着!自己的弟弟,还看不得也说不得了?这叫什么道理!”

“道理?”明诚反问一句,好像觉得很可笑,“在这间房子里,我就是道理。”

这话叫明楼安静好了一会儿,很久后。

“你不过是在等我死。”

“随你怎么说。”

明诚把热毛巾狠狠摁到这聒噪至极的人脸上,隔着润湿的棉布,用手指摹准了轮廓,避重就轻地咬在鼻尖。

纯属泄愤。




TBC

评论
热度(22)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