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巳年轶事》3

3.开往冬天的火车


Warning:轻度性爱描写


天刚擦亮时,明诚被窗外的鸟啼唤醒。

明楼还睡得很沉,他悄无声息地从那怀抱里钻出来——这可不容易,明楼睡着时尤其缠人。

他走之前召来一只乌溜溜的八哥,就搁在床头柜上,明楼一醒来就能看见。他知道明楼肯定又要生气,但不要紧,这聪明的鸟儿比他更会缠人。

没准还会吵起来。

明诚幸灾乐祸地想着,把明楼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塞进去,没有忍住去揉了那人的眉头,结果,被逮了个正着。

“上哪儿去?”明楼扣着他的手腕,把他拉回被子里,撑起手臂瞪他,“还想看我跟一只鸟吵架?”

明诚别过脸:“现在是哪一个?”

这话本是为了败兴的,但明楼装了傻,追过去吻他。

“先生……”明诚轻轻推他的胸膛,声音哑得不行,“我真得走了。”

“不准走,”明楼沉下身体,牢牢压住他,手臂箍得死紧,咬着他的耳尖,解释道:“我知道你要去做什么,那些人不简单……待会儿我跟你一起去。”

明诚枕在他肩头,尖得过分的下巴硌得他心疼。明楼静静地搂着他,胸膛相贴,两颗心跳你追我赶。

好半天,忽然听见明诚说:“去!”明楼抬头一看,那只鸟儿飞快地逃了。

速战速决最忌讳矫情。明诚一把推开他,先脱了个干净。他跳过来解开明楼的睡衣,又伸腿把松垮垮的睡裤蹬下去。

明楼托着他的腿根,引着他一寸一寸的沉下来——这过程实在太难捱了,明诚张口咬他的肩膀,哼来哼去,被人叼住耳尖咬了一口。

明诚仰起头望着天花板,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被颠出的声音全是破碎的。

“我好想你……”他伸手搂着这人的脖子,任由眼泪淌进鬓角,反反复复念叨一句:“我好想你……”

明楼吻痛了他肩上的疤。

“我也是。”

六个小时后,他们坐上了从湖州开往上海的火车。

飘雨了。

明诚把小窗拉下来,坐到明楼对面,把水杯推过去。

“真是巧合吗?”他问。

明楼点点头,说:“那人没有说谎,他的确只知道这么多。”

“我还是觉得奇怪,”明诚抱着手臂,兀自摇头,“若那药真像他说的那么金贵,折了八条人命才取上来那一点碎片……”

“那就说明,他要我们取的东西一定不简单,”明楼推推眼镜,折出一道精光,“或许同样要用命去换。”

明诚一怔,咬住下唇。

“怎么?”明楼偏头看他一眼,“后悔了?”

“嗯,”明诚老实地点点头,“我倒是不怕什么,只是担心您……”

“什么叫不怕?”眼镜反光看不清楚,但明诚确信明楼正眯着眼睛看他,“不怕痛?不怕死?”那眼神压得他低下头去,“你该担心的不是我。”

明楼看向窗外,放过了他。

这趟旅程不算短,路上不太平,晃得人头晕眼花,等时间一长,就会全化成瞌睡。

其实何止是路上不太平呢?这世道,哪里都不太平。仗仍然在打,战场也是一直在的,只是他们在湖心岛上安逸惯了,竟忘了本职和故乡。

明诚掬起一捧冷水扑在脸上,站起身来,水珠淌进了衬衣里,打了个激灵。

是我害他做了逃兵。

明诚胡思乱想着,拧开门把手,一个人直接撞进来,推搡着把他压在洗手台上。

咔嗒,门重新落锁。

“别紧张,”明楼的声音响起,明诚松开拳头,下一秒,又毫不犹豫地挥出去,但明楼先他一步扼住他的脖子,“大哥你也敢动手?”

“你……你不是!”明诚一拳擂向对方腹部,才得以脱身,讽道:“你的模仿恶心又拙劣。”

“明楼”退后一步,背靠门摊一摊手,像在问——哪里不像?

“毒蛇,”明诚冷冷吐出那个名字,“我告诉过你,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连你也不行。”

毒蛇一怔,笑了,“他教了你自信,也教了你自负。”

“可惜你没学到一点他的诡计多端,”毒蛇凑近来,盯着明诚,一字一顿,“只要他这么盯着你,你就不敢再问了。”

“胡说八道。”明诚看向别处。

“想又想不明白,是不是?”毒蛇伸手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同他对视,“小可怜,小傻瓜,你又被他骗了。”

明诚打开他的手。

“诡计多端的是你,鬼话连篇的也是你,”明诚整理好衣服,“我信了你才是傻瓜。”

“今天早上你们做了什么?”毒蛇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明诚一愣,装作没听见,转头就去拉门,毒蛇在后面喊,“现在才知道害臊?你以为我想知道么,是你们自己动静太大——”

“闭嘴!”明诚一把磕上门,蒙住他的嘴,“你到底想干什么?”

毒蛇说话时嘴里的热气全喷在他脸上。

“别摸他,别亲他,也别老想着他。有点自控力吧,你是个大孩子了,不能想要什么都非得立刻说出来。”

“你会让我们失控,到时候摧毁得就不止是一座城市了,之前的教训还不够——”

“这不干你的事!”

明诚狠狠挥下拳头。

明楼醒来时,牙床里是咸津津的,他舔了一转口腔——至少四颗牙齿有松动的迹象。

洗手间不算小,可要容下两个一米八的男人还是显得局促,但明诚固执地坐在他旁边,尽管已经缩成一团。

“对不起,”明诚把脸埋在手臂了,“这次我没忍住。”

明楼回想了一下,忽然咬牙切齿道,“揍得好!”

“下次我还能揍他吗?

“揍!怎么不揍?”明楼又舔了舔牙,偷偷嘶了一声,“往死里揍!”

明诚捂住脸,长叹了一口气。

“我舍不得。”

“睡会儿吧,有事我叫你。”

“听话。”

明诚点点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靠在兄长的肩上,沉沉睡去。

明楼把眼神从他头顶收回,注意到邻桌一个父母睡去后便吵闹咿呀的孩子,笑容渐渐消失了。

“嘿,你。”

他喊了那孩子一声,男孩吓了一跳,愣愣地盯着他。

“不许吵,”明楼一咧嘴,露出一口白深深的牙:“不然吃了你!”

小男孩小声惊叫了一声,躲进母亲的大衣后面,再也不敢出声了。

明楼重新提起微笑,看向窗外。


TBC

评论
热度(17)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