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 1

Note:想当然的,这篇不是送给阳夫人的,我可能把这种残次品送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吗?不,宁缺毋滥。
Warning:“我最害怕你这种一言不合哭唧唧的Alpha了.”





明诚在踏进办公室的一刹那差点弹出去。

他捏着鼻子按动通风设备,把顶头上司的费洛蒙推广向72层外的世界。

“先生,”明诚弯下腰,碾着嘴唇斟酌措辞,“地上凉,您先出来,好不好?”

“不好——”

明楼响亮地吸了一声鼻涕,把脸埋得更紧。

“别管我,阿诚,”他竭力压制着哭腔,说:“我没事儿,你出去吧。”

明诚没理会,强行掰过他的一只手臂,用力将对方从办公桌下拖出来。

“放开,”明楼挽起袖口的小臂鼓起筋肉的脉络,纹丝不动,脸有点白,“我让你出去!听不懂吗?”

这算是威胁吗?明诚掀起手掌扇了扇发热的脸,感觉空气中的信息素似乎已经浓稠得可以被触摸到的地步。

为什么没人发明个信息素报警器之类的东西呢?相较于二手烟,这类囿于办公室皮圈椅的壮汉型单身Alpha的信息素,对人体才是最大的危害。

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解开袖口挽高,又提了提裤子。

“我是个Omega,先生。”

明楼不耐烦地拧着眉毛,脸有些红:“所以呢?”

“您就别逼我把您打晕了再弄出来了,”明诚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您也知道,我最怕你们这些Alpha哭了。”

明楼被拽下车来的时候,意识还算清醒。

“外面没人,”明诚眨巴着一双满含真挚的大眼睛,叫人无法不信任,“一个人也没有,没人会看见。”

“你拉着我点儿,”明楼小心翼翼地踩上地面,错开秘书伸过来的手臂,将脑袋拱进对方的颈窝里,又紧紧圈住对方的腰,“拉着我……”

一阵清淡的海盐味儿涟漪一般的徐徐漾着,明楼又轻轻抽噎了一声。

真够咸湿。明诚啜着牙花想。

喂着喝了点淡盐水,明诚拆开塑封袋,将里面的器具在床头柜上依次排开,“我得马上回公司去,您自己把针打。”

明楼捧着杯子喝水的动作一顿:“回公司?你回公司干什么?有什么急事能比——”

“比您重要的事可太多了,”明诚坏心眼地说,“我们可都还没跟董事长请假呢。”

“可是我——”

“您怎么样?”明诚蹲下来,仰起脸,手掌轻轻落在明楼的膝盖上,“嗯?”

明楼抽了抽鼻子,裹紧被子转身倒下去。

“我没事,你去吧。”





TBC

评论(26)
热度(130)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