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由三蛋的裤衩发散出的脑洞。

mamaya我竟然脑了凌李(`Δ´)!

纪念日这天凌远从医院回家和李熏然庆祝谈恋爱的第一年,然而李熏然的反应是:“纳尼我们原来在谈恋爱还已经谈了一年了wtf你什么时候跟我表的白???”
凌远暴雪懵逼:“蛤所以这一年我是谈了一个假恋爱打了一个真炮吗我走心你走肾是这个意思吗?”
突然迷之心软的李熏然:“那你跟我讲一下我们是怎么滚到一起的好不啦也许这样我的突然失忆就好了。”

————好大概就是这样吧我也记不清了开始发散————


凌远开始细数与李熏然恋爱的点点滴滴。[这段幻想不啰哩巴嗦写甜掉牙的日常简直浪费]
最后却发现这都是他的幻想,真正的李熏然在一个月前才被从谢晗手里救出来,还躺在医院里。凌远在家里看到的正常的李熏然,是因为焦虑和思念而出现了幻觉。真正的李熏然躺在医院里,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是一直陷在昏迷里无法醒来。凌远每天都去跟李熏然讲话,讲工作,讲琐碎,讲朋友同事对自己的不理解,讲对凌家人的复杂情感,讲对生父母的恐惧和思念,讲和林念初失败的婚姻,讲对自己的恐惧,恐惧自己血液里越来越明显的“懦弱疯狂和自私凉薄”……一直到李熏然的情况持续恶化,凌远也一点点绝望。[这是他在现实中的幻想,他在晚上值班时坐在李熏然的病床上讲自己,所以其实不是李熏然在恶化,是凌远的心病在恶化。]
原来凌远和李熏然是两条平行线,是普通到甚至谈不上朋友的关系。
因为工作的缘故,李熏然常来医院,所以凌远常能见到他。
那时候是凌远最焦头烂额的时候,工作受阻,同事朋友信任危机,和林念初离婚,生父找上门来添堵,养父病危,自己的胃病加重……
凌远有时候会在医院遇到李熏然,如果是带同事来包扎或者调查,就严肃极了,如果是自己来包扎,就一边一胳膊血一边还傻乐,凌远觉得这小孩儿神奇极了。
有一天凌远胃痛坐在走廊上歇息,李熏然抱着保温桶蹭过来,跟凌远说:“这位白衣天使你好,我看你很胃痛的样子,要不要和我一起喝点粥?”
凌远受宠若惊: “你咋知道我胃痛我脸上贴病历了吗?”
李熏然心一横:“我来探病记错日子了,我要看的人都走了,这么大一桶不喝就该倒了多可惜啊!来来来你一半我一半哥俩好啊一口闷啊。”
凌远:“既然你大发慈悲地求我了,那我就诚心实意地帮你喝了吧。”
李熏然是那样有生气的一个人,一身正气明亮到能把制服穿出红领巾的光芒,他不知道他无意撒下的善意对这样一个丧穿地心的中年英俊院长有多么温暖灼心。
凌远靠着这一点微弱的温暖过着丧穿地心的日子,所以在李熏然昏迷后,他唯一的阳光也消失了,凌远重新陷入了丧穿地心还能再绕三圈的境况。[暗恋暗到精神恍惚他也是很厉害]
李熏然醒来后,生活回到正轨,凌远的阳光又回来了,恢复了正常,但他继续默默暗恋着,没有跟任何人讲这一段隐秘的爱恋。而醒来后的李熏然忽然觉得对凌远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和心疼,他开始关注凌远,单身二十几年没谈过恋爱的小警官不得其法,根本刚不赢二婚院长老司机,他笨拙地试探,却不知道他喜欢的人早已深爱他……

评论(11)
热度(29)

© 托马斯●禁止无授权转载●阳 | Powered by LOFTER